云中鹤

一个废柴。新晋日撸否狂魔。认清现实吧。

【娘塔雪兔】 梦

  “尤妮娅,尤妮娅。”我低声唤她,轻推她的背。一缕长发从她肩头滑下,她慢慢地转过身,揉揉惺忪迷茫的眼。“怎么了…”她拖着长长尾音,掩嘴打个呵欠。
  我告诉她我做了梦,她曲起左臂,半眯着绯红的眸,右手将额前凌乱的发丝悉数拨至脑后。“所以?”她眼中光芒闪烁。
  我忽然后悔因此惊醒她。这并什么趣事,她不应知道。在我吞吞吐吐时,她已转过身,显然在怨我用这样无谓的事打扫她的睡眠。我不知怎的,自作聪明用会议上与美洲麻雀争执的本领随口说了托词。
  显然她没有相信,但她还是翻身替我掖好被角。然后,蜻蜓点水般,她俯身吻我的额头。
  “睡吧阿妮娅,我在。”

评论

热度(12)